相关文章

安徽安庆市蹊跷招标入围者不生产相关产品

来源网址:http://www.lxcyzs.com/

  2013年5月28日,安庆市招标采购网发布了“安庆市体育中心体育场、游泳馆及全民健身馆屋面阳光板材料采购 ”的招标公告,项目的工程预算约为3080万元。

  对于阳光板行业来说,这是一个大项目,国内市场上几乎所有知名的厂商都参与了此次竞标。然而,整个项目的招标过程却蹊跷丛生。

  先是标书的技术要求上,直接写明了要采用“模克隆”牌单层板——“模克隆”是德国拜耳公司生产的阳光板的注册品牌。被其他参与投标的厂商指出后,招标办公室答复称,这是要求供货商的商品技术水平不能低于该品牌的相关水平。然而,包括参与行业标准制定企业在内的多家企业都表示,该技术要求的部分内容无法实现。

  最终中标的仍然是代理“模克隆”的玛隆上海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玛隆上海”)。在实际参与投标的7家国内行业知名公司中,有两家因为技术原因被废标,两家因为材料缺失被废标。

  过关的三名中标候选人均为代理商,蹊跷的是第三中标候选人与玛隆上海公司留下的联系方式指向同一办公楼的同一层,而第二中标候选人所代理的品牌根本不生产这次招标采购的实心阳光板。

  据了解,这次招投标报价是取所有报价的中间价,约3500万元的项目,最终中标价约为2900万元。但一位此次投标的参与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从工程量来看,假如以最低价中标,则该项目在行业内的报价约1800万元。

  一中标候选人根本不生产相关产品

  2012年年中,阳光板行业的从业者就听说安庆有一个大项目要上马了。

  大项目是指安庆市体育中心的阳光板材料采购工程,这是安庆市体育中心的配套项目。安庆市体育中心是当地为了承接第十三届安徽省运会而筹建的体育场馆。安徽省体育局的资料显示,整个安庆市体育中心的规划面积为849.3亩,项目建设包括大型体育场、全民健身馆(综合训练馆)、游泳馆、室外健身广场等,整个工程建设的项目概算为10.79亿元。

  2013年5月28日,阳光板的招标公告在安庆市招标网上放了出来,公告显示的工程预算为“约3080万元”。而最终整个工程材料的控制总价达到3500万元。

  业内人士称,一个工程有3000万元的阳光板材料款是前所未有的,“一般1000万元都是很大的项目了,安庆这个工程量,很多厂家甚至没有办法供这么多的货。”

  此前,国内最大的实心阳光板项目是2012年年底建成的贺兰山体育中心,据《银川晚报》报道,该项目的实心阳光板总面积达3.8万平方米。而这次的安庆市体育中心项目,预计工程面积约为3.6万平方米。

  招标公告显示,“大项目”的报名准备时间很短,但需要提供的材料却很详细——5月28日放出招标公告规定5月31日报名,报名要求提供“近五年来类似工程业绩证明资料(竣工验收证明及采购合同或施工合同)”。

  参与投标的多家厂商告诉记者,通常阳光板材料招标报名会要求提供采购合同或者施工合同作为工程业绩证明资料,但不会要求提供竣工验收证明。“供货商不会有竣工验收证明,他要求这个我们只能立刻去联系办理。”一位参与投标的销售经理说。

  记者在网上检索到的多份阳光板招标公告中,都没有看到有要求提供竣工验收证明的条款。

  5月31日上午,招标报名开始,在多家企业缺少竣工证明的同时,三家日后最终中标的企业——代理拜耳品牌的玛隆上海(“模克隆”是德国拜耳公司生产的一种实心阳光板的注册商标)、代理珀丽优品牌的北京众益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众益恒”)、代理登普品牌的北京东方富建安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东方富建”)备齐了材料,顺利报名。

  蹊跷的是,登普和珀丽优一直是生产空心阳光板的。记者以采购者的身份分别拨打了以色列登普的中国区代表和珀丽优的生产商中山珀丽优的电话,珀丽优方面称自己并不生产相关的实心板产品,登普方面表示有相关产品。

  此外,据了解,登普板材均由以色列的工厂出产,在登普中国的官方网站页面上,还有温馨提示,提醒消费者购买原厂产品。“安庆项目投保报名时,要求提供供货保证书,要求45天内供货完毕,登普工厂在以色列,就算他们有设备,这么大的供货量,算上海关,也是无法保证供货的。”一位参与投标的匿名人士说。

  在报名现场,不止一家公司的员工发现,三家顺利报名的公司在报名现场的工作人员,多为德国拜耳北京公司的在职人员。

  31日下午,另有一家公司在补齐了材料之后顺利报名,这样,在规定的报名时间当天共有4家公司报名。此后,经过各家公司的交涉,在6月3日,另有4家公司补交材料报名成功,最终,有8家公司入围此次招标。

  “还是想试试”,前述匿名人士称,从去年他们就听说拜耳公司一直在协助设计方对整体项目进行设计,业内有传闻项目已经内定,“毕竟是3000万元的项目”。

  达不到的技术标准

  2013年6月13日,各家参与招标的公司终于拿到了标书,然而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标书的技术标准似乎是为玛隆上海代理的拜耳公司的产品品牌量身定做的。

  在标书的第三章货物技术要求中,有关8mm厚聚碳酸酯实心阳光板的要求甚至直接写道,“采光罩棚采用8mm厚模克隆聚碳酸酯漫反射单层板”。而随后的具体性能要求,也是以2011年“模克隆”产品的一次检验报告为准,而非相关的行业标准。

  6月18日,安庆市体育中心工程指挥建设部办公室发布答疑文件,称标书中的技术要求和品牌是出自设计图纸,经过沟通后,将标书中技术要求的“模克隆”三个字剔除,供货商选择不低于该技术要求的商品即可。

  6月24日,项目在合肥市的安徽省公共资源招标投标服务中心开标。项目先开价格标,后开技术标。

  9点,价格标就已经开出,此次招标以取中间价进行招标,8家报名的公司中共有7家参与了投标,其中玛隆上海在价格标中得分第三,位于上海品诚塑胶有限公司和海宁市正兴耐力板有限公司之后。

  下午3点,技术标得分开出。令人意外的是,最终只有3家公司通过技术评定获得评分,其余4家公司中,两家因为技术原因废标,两家因为材料不齐废标。

  过关的3家公司,即前述报名时就很顺利的玛隆上海、北京众益恒、北京东方富建。其中代理拜耳“模克隆”的玛隆上海总得分排名第一,北京众益恒、北京东方富建分列第二、三名。

  参与投标的中山固莱尔阳光板有限公司是热膨胀系数没有达标而被废标——标书规定的热膨胀系数横向、纵向均要≤2.7×10-5℃-1,而行业标准是≤7.5×10-5℃-1。

  对此,公司的销售总监杨建军表示很不理解,“我们是中国驰名商标,参与了行业标准的制定。之前我们做的热膨胀系数就达不到标书的要求,但是我们咨询了我们的检验机构国家建筑材料测试中心材料测试部,他们说标书的标准pc板(即此次招标的聚碳酸酯板)根本达不到,我们听了以后才来参加招标的。”

  杨建军当场提出了质疑,但开标现场宣布结果后并没留出时间解答他的质疑,“做这个行业很久了,有些东西没法说,但是我对这个标准确实是不能接受,大家都用这个材料,怎么可能是这个结果呢?”

  实际上,玛隆上海自己的官方网站上给出的热膨胀系数,也是远低于该标准的≤7×10-5℃-1。

  海宁市正兴耐力板有限公司的销售经理袁人杰及上海品诚销售经理唐杰都告诉记者,膨胀系数确实无法达到标准的规定,他们两家公司都是“找关系”搞定的。

  但海宁市正兴耐力板有限公司找了关系还是倒在了技术门槛上,问题出在耐老化指数。标书要求的耐老化指数,是“2000小时氙灯老化试验后”的各项指标数据,但海宁公司只有8000小时的试验报告,“通常来说,工程都是要求10年保质期,换算成试验时间大概是6500个小时,我们做了8000小时其实是超过他们的要求的。”

  袁人杰表示,6月13日拿到标书,24日开标,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去重新做一次氙灯老化试验,“托关系也不行”。

  上海品诚的废标是因为业绩证明只提交了两个,高锋新颖建材(苏州)废标则因为三个业绩中有一个不属于体育馆。

  “我们最生气的是,连分都没给我们,直接就出局了。”唐杰说。

  被指围标

  不止一家参与投标的公司认为,玛隆上海、北京众益恒、北京东方富建三家公司涉嫌串标、围标。

  报名时有人发现,玛隆上海与北京众益恒的负责人所住的酒店房间房费,均为拜耳北京公司的大项目经理李敬勇用会员充值卡结算。

  6月10日,这三家公司在购买标书时曾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记者获取的材料显示,虽然三家公司中的两家注册地都在北京,但三家公司所留联系电话均为上海地区的手机号码,传真号也是上海地区的。

  更为蹊跷的是,北京东方富建所留的传真号与玛隆上海所留的传真号码所在地均为上海市浦东新区向城路58号东方国际科技大厦19层。

  查询得知,北京东方富建使用的传真号码与上海普道财务咨询有限公司的传真号码相同,知情人士称,“其实就是玛隆上海借用了普道的传真号码”。

  6月24日开标当天,按照文件要求,7家公司均提交了样板,然而一位参与了现场投标的人士告诉记者,他看到北京东方富建安装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的登普样板上,没有附带印有厂家名称和品牌的PE保护膜,“没听说他们有生产这种实心板,很可能是拿拜耳的充数。”

  前述匿名人士称,整个项目的报价偏高,假如以最低价拿标,报价应该在1800万元左右。而拜耳之所以选用代理商参与竞标,就是因为代理商可以将利润分配到各个环节,而外企自己的管理比较严格,没有办法这样操作。

  三家中标候选人疑云重重,然而,招标的公示期却很短。6月24日开标后,25日下午,安庆市招标采购网上挂出本项目的中标公示,公示显示,该项目的公示日期截至6月27日。

  6月26日,三家被废标的企业联合署名向安庆市招投标管理局监察科投诉。

  这些情况上报后,玛隆上海已经将自己官网上的的办公地点从“上海向城路58号东方科技大厦19楼”改成了“上海西泰林路750弄”,但百度快照上仍然可以看到原来的结果。

  7月1日,安庆市招投标管理局书面回复称,由于有两家单位投诉人未盖公章,所以对投诉不予受理。

  参与投诉的企业代表说:“当时我们是在现场写的信,有两家企业没带公章,就签名按了手印,结果他们就拿这个当理由。”

  此后,三家公司又寄了一份盖齐公章的投诉信到安庆市招标局,但到目前为止,对方没有回应。

  记者联系了北京东方富建此次投标的代理人钱喨,他先表示,自己当时正好在上海,所以留的传真号码是上海的号码,但随后他又表示,具体的操作人不是他本人,所以不清楚为什么该传真号码指向的地址与玛隆上海相同。关于以色列生产的产品能否45天交货,他只是表示,自己既签了承诺书,就一定能完成。

  北京众益恒的招标负责人邢婷婷向记者表示,自己代理的就是珀丽优实心板。她同时表示,自己和玛隆上海以及拜耳公司的人并不熟识,房费是因为拜耳公司的人恰好有会员卡更便宜,自己才让他代付的,之后已经还给了对方现金。

  记者联系了安庆市招标管理局监察科科长汪航,对方表示,接受采访需要经过办公室批准,不方便透露具体情况。